儘管笑吧,我们设想的是你看不见的未来

  • 阅读(668)
  • 点赞(543)
  • 收藏(297)
  • 日期(2020-06-18)
儘管笑吧,我们设想的是你看不见的未来

有理性的人让自己去适应世界,无理性不讲道理的人坚持在试图让世界来适应他自己。因此,世界所有的进程都得靠无理性的人来推动。

这句话来自 George Bernard Shaw,最近网上越来越流行一些数落年轻创业公司不是的文章、推文和评论,每一天我都会在 Twttter 上看到一些人讥笑某个创业 idea 有多可笑、某个创办人人品有多不好或是某个创业公司必将失败等等。

现在似乎正在兴起一个运动,一个用自以为是的优越感来代替创业公司文化中所蕴涵的希望和好奇的运动。

为何要重视这个问题?我们为何要去在意创业氛围在往错误的方向倾斜?为何关于一家创业公司的对与错的看法

是如此重要?

技术这个词意味着的是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虽然听上去很容易,但做起来其实很难。找到一个更好的储存数据的方式、一个更好的货币形式、又或者是一个更高效率的社交方式,以此改变人类几万年历史沉澱下来的行为体验,这事实上非常困难。

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人都不可能从逻辑上改善任何东西。心理学中有描述过,如果一个人想要达到某个重大的突破,他必须无限期地停止对任何事物的怀疑。而现在的科技创业公司就是人们想像任何不可能的地方。

作为一个创投,人们经常会问我为何大公司往往在创新上停滞不前,而小公司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我一般的回答也往往出人意料,大公司并不缺少创新的想法,但他们并没有去执行是因为他们需要从上往下一大批人的准许之后才能去那幺做,在这过程中如果有一个自己为是的人感觉到这个想法有些问题,他常常会跳出来炫耀般地指出,又或是直接靠他的权力直接否决了那个想法,这就是原因。

这就把我们引到了一个话题领域:「做不了」文化。

创新真正的麻烦在于,往往真正具有变革性的创意在当时看来都是一个烂点子,不过反过来说这也是它们具有变革性的原因。创新能力很强的巨头,比如 Google 和亚马逊都是由它们的创意领导者管理,Larry Page 会自己去寻找那些看上去是个烂点子但其实创新性十足的想法,并且他会驳回那些认为这样的想法不能实现的理由。

就这样,他打造了一个「可以做」文化。

有些人很想把创业圈子打造成具有变了质的做不了文化的巨头公司,我写这篇文章也是想要转变他们的想法,这是一个悲剧的趋势。

关于对科技的那些轻蔑的修辞已经不是什幺新鲜事,有时一些批评也有道理,特别是对于一些不再重视创新的公司来说,但我们往往都无视了重点,给大家举三个例子:

电脑

1837 年 Charles Babbage 开始着手打造被他称为「The Analytical Engine」的东西——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台电脑,被我们现在称之为「图灵机」,也就是说,Babbage 当时打造的机器只要有足够资源,它的运算能力和现在最强力的计算机没有区别,虽然运算速度可能会慢很多,但他的设计却是和现在的机器匹配的。

儘管笑吧,我们设想的是你看不见的未来

Babbage 并没有成功打造出一个能够运行的机器,因为在 1837 年,那就是一个野心过大的任务,材料都是木质的而且能源来自于蒸汽。最后英国的数学家和天文学家 George Biddel Airy 告诉英国财政部 Analytical Engine 根本没用,这个专案应该被终止,政府最后也停止了对其的资助。直到 1941 年世界才又将 Babbage 的想法挖掘出来,在他被怀疑论者迫害后几近被人们遗忘的时候。

在近 171 年之后,他的想法仍然被证明是正确的,其实我想说最重要的不是 Babbage 生不逢时,而是即使是在 100 多年前的时候,Babbage 仍然有决心去实现自己的愿景,他一直是我们现在很多人的启示和鼓舞,而 George Biddel Airy 则更像是一个鼠目寸光的笑话。

电话

贝尔作为电话的发明者,曾想要将自己的发明和专利以 1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 Western Union——当时最大电报行业最大的一家。但 Western Union 拒绝了,以下是当时 Western Union 内部的一些具体报告:

网路

现在我们绝大多数人已经认清了网路的重要性,但这其实只是一个现象。就像 1995 年一样,天文学家 Clifford Stoll 为 Newsweek 写了一篇文章,标题为「为何网路不能成为极乐世界」,我们来看看这个不幸的分

析中的片段:

接下来还会有网路贸易,我们被告知会有即时的商品目录,只需要点击就能完成购买。我们将可以在网上订购飞

机票、酒店等,实体店将不再兴盛. 那为何现在我居住的城市一个下午当地的电话销售都比整个网路一个月的销售额还要大呢?就算以后会有一个有效的网上转帐方式,网路还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销售人员。

儘管笑吧,我们设想的是你看不见的未来

看看这些聪明人的错误都有怎样的共同点?他们太专注于分析现在的科技不能够做到什幺,而不是去思考它们未来能够做到什幺。这就是怀疑论者一直以来最常犯的错误。

做不了文化的坏处在哪?很讽刺的是,它让那些怀恨在心者感到了伤害。一个人太专注于一个创意到底有什幺错误,他就成为了那个永远不敢尝试去做别人觉得愚蠢的事的人。他们忘了从伟大的创新者身上去学习,而只是不停地妒忌。他们如此固执,根本无法发现那些真正能够改变世界的年轻创业者。他们的愤世嫉俗永远无法激励身边任何人去做任何伟大的事。他们其实就是历史一直以来所嘲笑的一群人。

停止憎恨,开始创造。

Don't hate, create.

[本文编译自:bhorowitz.com ]